“代理爸爸”馬樂和他的孤兒們
  父親患癌症突然離世,留下了181名孤兒

  放棄澳洲百萬年薪,回國繼承父親遺願

  “代理爸爸”馬樂和他的181個孩子
  父親馬守政突然離世,留下181名孤兒。已移民澳大利亞的兒子馬樂放棄百萬年薪,回國繼承父親遺願,成為181名孤兒的“代理爸爸”。
  面臨資金缺口、孤兒病患等一堆問題,這條由父親創辦的養教一體的慈善之路,“代理爸爸”馬樂與181名孤兒能走多遠?
  放棄百萬年薪,從墨爾本回到唐河縣
  18日早上,南陽唐河縣謝崗實驗學校操場旁的小樹林里鳥鳴啾啾。明亮的陽光透過樹林,碎金子般散落到地上。
  學校期中考試剛結束,放假後的校園有些冷清,只有三五個孩子湊在一起玩打卡的游戲,不時傳來歡快的笑聲。
  “這幾個孩子都是孤兒,他們都住在學校,放假了也在學校玩。”謝崗實驗學校董事長馬樂向記者介紹。
  記者眼前的馬樂有些瘦削,幾天未刮的胡碴讓這個33歲的年輕人看上去很疲憊。“我最近一直在北京、鄭州、唐河之間往返,去各地的慈善機構協調這181個孤兒的愛心援助。”
  這些事情,本來是馬樂的父親馬守政一直在做。
  馬守政,謝崗實驗學校的創辦人,是當地家喻戶曉的“名人”,公交車上幾位上年紀的大娘都知道謝崗實驗學校有位收養孤兒的“好人馬校長”。
  自2003年謝崗實驗學校創辦以來,除正常生源外,馬守政10年時間陸陸續續接收了198名孤兒,他因此也榮獲過“南陽愛心人士”、“慈善大使”等榮譽稱號。
  如今,學校1500名師生中,除去畢業與離校擇業的還有181名孤兒。
  “父親7月份檢查出有胰腺癌,9月份就去世了,對我來說很突然。”提到剛過世兩個多月的父親,馬樂並沒有從喪父之痛中完全走出來,眼圈有些紅。
  久在異鄉的馬樂只是零星的在電話里聽父親提起學校收養孤兒的事兒,知道父親與唐河民政局共同籌辦了一個兒童福利學校。“就在查出癌症不久前,他還在電話里讓我寄錢回來搞孤兒教學的事情。”
  “不僅是2個孩子的爸爸,也是這181個孤兒的爸爸”
  馬樂大學畢業後在上海工作,後來與妻子移民到澳大利亞,在墨爾本從事國際貿易工作,妻子則是墨爾本醫院的註冊護士長,兩人年薪上百萬,過著簡單而充實的生活。2歲半的大兒子與剛3個月大的小兒子的到來,更使這個幸福家庭令人艷羡。
  今年7月,得知父親的病情後,馬樂從澳大利亞回國。在父親病床旁,馬樂才逐漸感受到父親對學校孤兒們的感情。
  在照顧父親期間,馬守政幾乎從不談論自己的病情,念叨最多的就是學校的孤兒們,並反覆交代馬樂在自己過世後,要照顧好這些孩子。
  “馬董總說,這些孩子好不容易才有了一個家,可不能再讓他們流落街頭了。”校辦公室主任白宏偉說,“他知道每一個孤兒的名字。在病床上,馬董還給學生們寫信,鼓勵他們好好學習。親友探望他送來的水果,他都讓我們帶到學校給孤兒們吃。”
  “為了讓孤兒感受到家的溫暖,學校聯合縣民政局創辦了養護、托管、教育一體化的社會民辦救助模式。孤兒們與其他孩子混合編班,並且吃、住、學都在學校裡面。”謝崗實驗學校校長趙偉說,“我在這兒工作10年了,馬董真是為這些孤兒們操碎了心。”
  馬樂第一次開父親的車來到學校,十幾個玩耍的孤兒就圍上來,叫喊著“馬爺爺回來啦!”“馬爺爺病好啦!”
  “這些孤兒孩子們見我一面,就很親熱,我真的被感染了,也明白了父親為什麼對孩子們念念不忘。”
  “對我而言,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重大的決定。”馬樂說,妻子更傾向在澳洲生活,畢竟兩人百萬年薪的生活幸福而體面,工作伙伴也勸他“不要一時衝動”。但最後他還是說服妻子辭去工作、變賣家產,從墨爾本回到了唐河縣。
  為了讓馬樂專心接手學校的工作,妻子帶著兩個孩子住到了娘家溫州。對此,馬樂有些愧疚,花費那麼多精力在別的孩子身上,卻不能陪著自己的孩子一起成長。“我就告訴自己,我不僅是2個孩子的爸爸,也是這181個孤兒的爸爸。”
  申請資金救助

  接手父親的慈善事業
  馬樂搬到了父親曾經工作過的辦公室。接手學校以後他才發現,父親未竟的事業沒有那麼容易:到各地慈善機構申請愛心救助、為患病孤兒聯繫醫院、到民政局為孤兒申辦低保、協調孤兒們過冬的棉被……既要接手外聯工作,又要學習內部管理,馬樂總結這兩個月“真是兩眼一抹黑,摸著往前走。”
  最讓馬樂揪心的是,學校有很多肢殘、白化病以及先天性心臟病的病患孤兒需要資金救治。
  六年級1班13歲的茵茵,一場大火燒掉了她一隻耳朵。三年級2班11歲的小昭,患有先天性心臟病,急需進行心臟病手術。
  可現實的資金壓力根本不允許馬樂給這些孤兒裝假肢、做手術。“誰能救救孩子?”馬樂有些無助。
  “說實話這一切對我都很難。但看看孩子們天真的笑臉,乾凈無辜的眼神,就有一種保護他們的使命感。在艱難的時候想到他們,咬咬牙也就挺過去了。”
  養教一體

  這條慈善之路能走多遠?
  “養教一體是謝崗實驗學校與縣民政局的一個探索,在我省尚屬首家。”趙偉表示。
  唐河有140萬人口,外出務工的人特別多。在這裡上學的孩子,大部分都是留守兒童和孤兒們。“很多孩子來學校之前,都是流浪街頭甚至有盜竊行為。他們由縣民政局認定孤兒身份後安排到學校。”
  “唐河縣福利中心的孩子也會送到我們學校來。因為我們這個養教一體化能給孩子提供良好的學習成長環境。”
  按照學校與縣民政局的協議,孤兒的撫養費用主要來自民政局財政撥款、社會捐助與學校的盈利。為了給孤兒們提供更好的生活環境,馬守政把馬樂寄給他的錢用在了孤兒教養上。如今,學校面臨著巨大的資金缺口。
  馬樂在謝崗實驗學校工作兩個月了。這兩個月來,馬樂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辦理各種手續,到各地慈善機構申請捐助。“自從父親生病住院後,這部分捐助就斷了。現在都到11月份了,很多慈善機構都表示今年的預算排不上了。”馬樂有一些失落。
  兩個月的忙碌,也有一些收穫。馬樂聯繫當地一家醫院,給每個孤兒上了一份門診救助醫保;唐河縣民政局也表示正在努力協調,計劃把這些孩子遷入學校集體戶口,納入城市居民低保範圍。
  忙碌之餘,馬樂也會與孩子們一起打乒乓球。天真的孩子們嘻嘻哈哈地玩耍著,並不明白自己的處境。馬樂突然哭了:孩子們的快樂還能持續多久?養教一體這種慈善模式到底能走多遠?馬樂說,自己不知道答案。
  路文兵 文/圖 唐河報道
(編輯:SN010)
創作者介紹

熱炒

be01bebuu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